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7th Nov 2011 | 一般 | (1 Reads)
林治平先生所著的白晝提燈無疑是道出了所有基督徒在這個社會上碰到的疑問:這個社會怎麼了?人怎麼了?為什麼人在物質提高的時候,心卻越來越失落了,找不到幸福感。為什麼整個社會處在一個這麼冷漠的狀態,在人的眼裡人都不是人。      在中國這幾年經濟高速發展的時代,人們的物質水平提高了,但人也迷失在這個世俗的物質追逐中。人不再是人,而是統一生產的物品,經過學校的統一加工,再被輸送到企業製造各種物質。成為財富的創造者,本是無可厚非,但是人追逐物質帶來的歡愉,金錢之上,一切向錢看,彷彿只有錢才能填補內心的空洞。於是不是人管理物,不是人是主體,而成了物主我奴,被物質轄制了。      人更加習以為常日光之下種種的罪惡,婚前同居,謊話連篇,貪污成風,彷彿一切都是順利成章。我不竟問人怎麼了。我們到底怎麼了。而且這個社會到處充斥著不安全感,盜賊遍地,晚上睡覺,門鎖檢查了一遍又一遍,去ATM機上取錢,還要觀察一下方圓幾里有沒有可疑人物。綁票撕票,人在這些人眼裡就不是人,沒有生命應有的尊重,只是他獲利的工具而已。二千多年前,一個古希臘的哲學家提著燈,滿大街的叫,「人在哪裡?人在哪裡?」周圍的人很奇怪,我們不是人嗎,他在找誰?古代的哲學為了解決的無非就是:我是誰?我從哪裡來?生命存在的意義?可是這些問題經過了幾千年仍是沒有答案。尤其是現在,後現代的興起,讓人連尋找終極意義的目標都失去了,只要我今天快樂沒有什麼不可以,過一天是一天,連思考生命都不願去想了。      人心冷漠,世態炎涼。每次等車的時候我看到很多乞丐,朋友說有些是騙人的,我更看到有些人很鄙視的看他們,我不知道他們背後的故事,但我想說你不給他們錢沒關係,但請你別鄙視他們。我不喜歡動物,但我也不會傷害它們。不過我很可氣的是:每次去那些政府機關辦事,那些人統一冷漠表情,說話冷冰冰,扔下幾句話就好了,不管你因為他們幾句話跑死跑死。我不知道在他們眼裡我們還是不是人。當權者說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每個人用慣用的表情對待別人,人與人之間的和諧何處尋?      托付託耶夫斯基在《卡拉佐夫的兄弟們》說到:如果沒有上帝,每一件事都是合法的。林治平先生在闡述了台灣的現狀後,提出了全人的概念,KQ、IQ、EQ、GQ就是QQQQ的美滿圓融的概念。KQ指人與物的關係就是指學識商數。IQ、EQ大家都知道是指智商和情商。還有就是GQ指一個人的靈性商數,就是指宗教信仰,人與上帝之間的關係。人唯有在天、人、物、我四方面得到發展,才會有一個完滿的人生。